大石校区??028-85572009

西体校区??028-66821300

高新校区??028-87654116

博达国学

Boda National Science

行行重行行

发布时间:2019-01-12


sport-3340697__340.jpg


行行重行行

文/博达国学教师 王焰

如果还有某种幸福能让我砰然心动,那一定是阳光在眉睫间闪烁时荡起的波光漫进了我的心灵,使干涸的心海在灿烂阳光的照耀下闪烁起粼粼波光。

如果还有某种美丽能让我如痴如醉,那一定是鲜花在胸前绽放时释放的芬芳渗入了我的血液,使淤塞的血管重新奔涌起青春的激浪。

岩坂上开花,高山上流云,引领着我的心情。为完成对自己的救赎,我迷恋上了旅行——一种奢华的逃亡。

行行重行行,寻寻又觅觅。

哪一片天空有我的云彩在燃烧?

哪一片原野有我的芳香在绽放?

哪一片树林有我的绿叶在发芽?

哪一道山谷有我的清泉在歌唱?

在凡世的交叉小径上,在红尘的荒烟残照里,我曾一次又一次地迷失方向。好在还有花香陶醉我,好在还有月光洗濯我,好在还有山川呼唤我,好在还有雄鹰引领我。于是,我总能拔开眼前的迷雾, 穿越万水千山,沿时光的河流回溯,让心灵的通幽曲径向美延伸。

请问那天边的夕阳,谁能与我同醉,相知年年岁岁?请问那水边的归鸟,谁能与我同行,踏遍千山万水?

我在迷茫中寻找,又在寻找中迷茫。

我的心,请问怎样才能让你穿越漫漫严冬,去聆听春天第一朵花开的声音?我的魂,请问怎样才能让你捱过长长黑夜,去赶赴夏天最后一朵玫瑰的约会?

请别告诉我我已错过了最美的季节,请别告诉我我已浪费了最好的时光,请别告诉我我已荒废了如歌的岁月,请别告诉我我已蹉跎了如诗的年华。虽然众芳已芜秽,美人已迟暮,但我不相信我生命的小船已被青春的浪头打到岸边,搁浅在了荒凉的滩涂;我不相信我爱的青鸟已被飓风吹向天涯,折翅于如血的残阳。只需要一个支点、一个契机、一种缘份、一场激情,我就能完成自我的救赎,十万个我就会在春天复活。

掬一捧清泉入口,吸一缕花香入心,摄一座山峰入魂,我便会于涅盘的烈焰中浴火重生。

我知道,我的爱,在远方,在山巅水涯,在海角天边,在大漠孤烟里,在长河落日下,在明月照耀的松间,在清泉流淌的石上,在烟雨氤氲的江南,在秋风烈烈的塞北,在杏花疏影里,在枫叶缤纷中,在每一朵花的蓓蕾中心,在每一枚叶的叶脉深处。她们远在天边,仿佛只有梦才能抵达;但又近在咫尺,只隔着一张心的扉页。正因如此,只要远方的指尖轻轻拔动,即使远隔千山万水,我的心也能八音齐奏,弹响爱的和弦;只要远方的花瓣徐徐绽开,即使远隔海角天涯,我的心也能激情澎湃,泛起爱的潮汐。

为此,请让我以爱的名义虔诚地双手合十,向你祈祷:

山峰,请赐我一份伟岸;原野,请赐我一份宽广;森林,请赐我一份绿荫;野花,请赐我一缕芳香;小溪,请赐我一份活泼;大海,请赐我一份浩瀚;明月,请赐我一份柔情;星光,请赐我一份璀璨。

在美的旗帜下,我心潮澎湃,爱情激荡。

行行重行行,寻寻复觅觅。

就这样,我行走在天涯之外,在欲海的岸边,在红尘的边缘。朝饮木兰之坠露,夕餐秋菊之落英,餐风饮露,含英咀华,既厚重又潇洒,既现实又梦幻。

天苍苍,野茫茫;

山迢迢,水长长;

挥挥手,走四方。

二00五年九月


阅读札记:

在物质的世界里沉溺得太久了,心灵会失衡,灵魂会失色,精神会失血,信仰会失重……

这个时候,请让我们放开喉咙,仰天长啸,大喊一声:“让老子去行走!”

的确,生命需要突围,精神需要行走。

行走,是对沉沦的反抗,是对囚禁的反叛。

行走,是对灵魂的救赎,是对精神的解放。

让我们沿着真的方向行走,一路采集真的甘露,洗濯我们被假耳濡目染得虚伪狡诈的灵魂。

让我们沿着美的方向行走,一路采撷美的芬芳,浸染我们被丑烟熏火燎得乌黑油腻的灵魂。

沿着心灵的方向,让我们以最美的姿态行走,走向诗意的栖居,走成葱茏的诗行。

沿着灵魂的方向,让我们以最坚定的姿态行走,走出铿锵的豪迈,走向虔诚的信仰。

人生需要行走,生命贵在行走。

行走,是生命最美的形态。

亘古的海运已动,浩荡的长风已起,春正好,古老的花树也禁不住春情萌动,花意勃发,天空和大地已向心灵无限的敞开。

是时候该出发了,朋友,让我们且将一切暂放下,背起行囊去远方。

一位文友

?二0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



试听预约

西体路总校

028-66821300

西体路总校

028-66821300

西体路总校

028-66821300